木心山水画的“私人性”

2014-12-20  来自: 雁鸣轩 刘忠山水国画创作室 浏览次数:324

中国传统文化的传递是通过模仿进行的,所谓“字字有依据,笔笔有出处”,长此以往,也形成了对陌生之物、另类之物、未成形之物的隔膜、冷漠甚至敌对的心态。这是古国的悲哀。中国山水画艺术在北宋达到之后,不可避免地衰败了,宋人山水画里的空寂深沉精神,在后人不尽的模仿描摹中变味,成了“死相”。其实“模式”、“套路”,不也是前人的创造吗,后人不济,弄成了“臼”,笔端就此没了神气。木心要推.翻的并非模式和套路,而是人心的“臼”。曾言:继承传统的办法就是颠覆传统。北宋风景画“可居可游”、舒适惬意的中国画审美远非木心所取,恰好相反,他在用另一种东西取代它。他的山水画透视大多用的是西画“焦点透视”,类似歌剧、交响乐的端庄宏阔的品质,与“游戏性”是相斥的。

更引人瞩目的,是他的画作中隐藏着他的文学里很少显现的“私人性”,那是他精神世界“无对象”的呈现。他不在乎别人能否看懂,什么都可以触及,什么都毫不犹豫地画出来,好像是下意识地进行;他不再像在文学里那样华服素衫、分身多变了,而是“萎缩”到自己,旁若无世界,旁若无他人,深深渗入自己的精神深处,那里没有地域的区别,没有时空的同异,只有内省,内省里有愉悦、温煦、豪迈,也有冷寂、孤绝和黑暗。画里有他对“黑暗”的凝视,那是木心最后的告白。

木心晚年的山水画虽然主要是具象,但抽象的元素依然散见各处,透露了木心的某种矛盾性。他曾戏言“我的风格就是多种风格”。他知道艺术的“上帝”没有“类型”上的偏执,不会把所有“金币”都放在一只口袋里。“游移”也给木心带来了自由。

艺术家约有两类,一是时尚艺术家,一是“个体”艺术家。前者创造时尚,翻变时尚,生产“公众观点”,营造和引导“集体意识”,在意自己是否仍在“前卫”或“前沿”,能否及时表现“时代精神”。在这类艺术家看来,“观念”比人重要,他们的艺术或许引人,却难入胜;后者秉持自己的信仰,不大理会时尚观念。他们旁观、讥笑集体意识,珍惜自己的存在。他们是孤独的自我中心,久处边缘,闭门劳作,自我醍醐。他们不一定要照亮什么,却不可抑制地“自燃”,或发出光明,或隐入黑暗。这类艺术或许不引人,却可能是入胜的。

 

 


关键词: 山水画   山水画研究        

雁鸣轩 刘忠山水国画创作室,联系电话:13991299404

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: 雁鸣轩 刘忠山水国画创作室 技术支持:陕西印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:陕ICP备14004142号-4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